登录 | 注册
发布

“黄金万吨”的昆仑死亡谷-德拉托郭勒 昆仑探险笔记19

2020-01-06 14:18
“黄金万吨”的昆仑死亡谷——德拉托郭勒   
 ——昆仑山黄金秘道周继来徒步探险笔记19
 
.昆仑山死亡谷即为“那棱格勒峡谷”,这一带区域几百年来一直是蒙古族游牧的区域,后来传说时常发生人畜死亡事件,牧民经常能听到挖金人的呼救声,听到狩猎人的鸣枪求援声,也能听到各种动物的哀鸣声以及惨痛的嚎叫声,而人们并不能搞不清楚“魔鬼”到底是什么,所以就逐渐的有了魔鬼谷的说法。

.关于“魔鬼谷”的黄金,民间传说“死亡谷中,黄金一吨,只见人进,不见人归”,实际上就是讲的昆仑山死亡谷里面淘金的传说,而死亡谷里淘金的传说,实际上很多来自于德拉托郭勒所在的山谷。

.据说,昆仑山死亡谷一带早在封建王朝时期就有淘金者的光顾,后来是台吉乃尔蒙古王府的宝藏秘密挖掘处。20世纪80年代格尔木市的调查报告里也提到:“德拉托金场:位于鸟图美仁西南方向距乌乡约300公里,距格市约500公里,汽车可通行至距金场20公里处,海拔约3900米。该金场在马步芳统治时期曾开采过,基本属采空区,金农进入分水岭金场一般都由此通过,今年也有部分金农在此采金,从金场范围和挖掘痕迹看,采金人数最多不超过200人。”

.实际上10月3日晚上露营地就是金矿采挖处,这一带的金矿已经挖到了4800米左右,与80年代的政府调查报告有很大的差距。详细的资料在手里,已经发给了相关部门,此处不再详谈。我这两天所走的道路基本是从德拉托郭勒的最上游源头处沿着河谷一直下行,直到从东昆仑山的博卡雷克塔格山的北坡出来到达那棱格勒河的大峡谷区域。
 
.10月4日,周四,晴转多云早上从帐篷里出来,看到西侧山坡的牦牛都静静地趴在山坡上,原来野牦牛就是这样休息的呀!突然发现营地边的水流断绝了,只剩下了几块干冰。没法河水了,我便敲了几块冰,开始生火融水。冰块融化之后,我煮了300毫升的西红柿鸡蛋汤。美其名曰:昆仑寒冰西红柿蛋花汤。枯燥的昆仑山生活就需要找点乐趣,我又拿出笔记本记下了我“创作”的美食“昆仑寒冰西红柿蛋花汤”的材料:干净无尘土的上好昆仑寒冰,鸡蛋,番茄,青葱……

.今天设计的线路是先走直线,然后转弯向左,原因是一路下坡。后来在一处河流向西拐弯的地方,走着走着提前向左拐弯了,实在是懒得翻山向东进了另一条河谷。沿途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矿坑,矿坑边上有一条明显的路,看起来是以前淘金者留下的。虽然有路,但是这条黄金秘道时不时的就断了,要么就是被洪水拦腰截断,要么就是整个山路都塌方了,根本看不到道路的痕迹。

.沿途牦牛、野驴等动物依旧很多。这条自东向西的河道北转处,漫山遍野被淘金者挖了个底朝天。我刚绕过一处大坑,一群大鸟突然飞起来,着实吓我一跳。顺着河道向北转弯,没路了。我沿着兽道继续前行,左侧有一处挖掘规模很大的金矿。一台挖掘机矗立在那里,这是进昆仑山之后发现的第二台遗留在昆仑山的挖掘机。我巡视了下周边,依旧是荒无人烟,山坡上还停留着一辆损坏已久的摩托车。

.这片废弃的金矿没有人烟,我便沿着河道继续向前走。今天左脚一直疼,我仔细想了下,好像没有扭伤,估计是疲劳过度吧!虽然疼痛不是特别严重,但是还是影响我前进的步伐。

.离开有挖掘机的金矿废墟之后,前面的河谷变窄了,变得没路了。无奈,又开始过河、翻山或者攀爬峭壁了。实在是懒得脱鞋过河,一般是尽量的翻山。一路水流很大,看起来挖掘机和摩托车很难进来,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冬天进来的,亦或是他们进山的那一年,山谷的水流比较小,道路比较容易走。

.下午六点左右,又走向了绝路。我行进在河道的右岸山腰上,到达了一处很窄很陡峭的地方,左下方的河水虽然清澈,但是由于河道变窄水流很深而且湍急。右岸变成了陡峭的山体,根本没有翻山的可能性。最终只能硬着头皮在悬崖峭壁上横切过去,背负大包徒手攀岩难度的确很大。一方面是负重之后的体重飙升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另一方面,背包庞大的体积让自己身体变得不再敏捷,背包很容易磕碰到山体进而让身体失去平衡掉落山崖。我小心翼翼的攀爬移动着,一个不留神左手松滑,身体一晃,登山杖直接掉落于悬崖下的河水中,好在人没问题……最终穿过了这段陡峭的山体,又轻装回来找回了登山杖。

.傍晚七点左右,选择了一处开阔的营地,大致估计了一下,再有六七天应该可以出山。

.10月5日,周五,晴天。原本以为昨天下午找到了一处今天早上晒得到阳光的地方,不曾想由于方位的判断失误,阳光一直被山体遮挡着。上午九点多,太阳才开始晒过来。吃完早餐,晒完物资出发的时候又是差不多中午十二点了。

.今天的路况很差,河流在峡谷中穿流,时不时的会阻断前行的道路,一次次的过河记不清楚过河多少次。过河的时候,顺带留意有没有好玩的石头,沿途捡了好多个,也扔了好多个。偶尔的山沟里会有相对比较高大的已枯萎的花草,从她残存的枝蔓来看,曾经这边也有漫山遍野的花花草草,昆仑山也有柔美的一面。突然,左侧山腰出现一只奇兽,他的体型不大,屁股像兔子的但是比兔子略大,在陡峭的山崖上跑来跑去。由于距离比较远,拍不到。继续前行,发现了一群岩羊,对比了跟刚刚那种神兽的区别,好像刚刚看到的就是岩羊。这一带的岩羊太多了,他们身材娇小而敏捷,成群结对的攀爬在各种路况的山崖上。刚转过一处土丘,两只大娘忽然腾空而起,他们被我这陌生的闯入者吓的直接飞起,而他们的飞起也吓我一跳。今天沿途的动物着实特别多,海拔略低了,河流给沿途的生灵们提供了水源。岩羊、牦牛、野驴、兔子、老鹰、雪雀等等广泛分布。

.岩羊,体型中等,形态介于野山羊与野绵羊之间。栖息在海拔2100—6300米之间的高山裸岩地带,不同地区栖息的高度有所变化,但不见于森林及灌木丛中,有较强的耐寒性。两性具角,雄羊角粗大似牛角,但仅微向下后上方弯曲。以青草和各种灌丛枝叶为食。冬季啃食枯草。它们还常到固定的地点饮水,但到寒冷季节也可舔食冰雪。无固定兽径和栖息场所。它们在悬崖峭壁只要有一脚之棱,便能攀登上去。一跳可达2、3米,若从高处向下更能纵身一跃10多米而不致摔伤。冬季发情交配,次年6、7月产仔,每年通常只产1仔。主要天敌是雪豹、豺、狼,以及秃鹫和金雕等大型猛禽。中国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行走在这条黄金秘道上,发现沿途近几十年应该又被无数人重新挖掘过,挖掘机等现代化设备虽然极大的便利了淘金者,但也对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这一段路,沿途都修了可供车辆行驶的路,但洪水也冲垮了黄金秘道,沿途的情况来看,汽车并不能穿行。黄金通道要么被拦腰截断,要么被直整段冲走,以至于让你感觉似乎这边从来没有修过路。

.有别于额尔滚赛埃图河的浑水滚滚,德拉托郭勒一直是清水长流。德拉托郭勒的蒙语含义,大致是水深过马镫的清水。现场来看,不管是湍急还是舒缓,沿途确实一直是清澈见底的水流。
沿途的人类垃圾变得较多了,河边躺着一台残破不堪的先科DVD,他蓝色的外表与机具人类文明的造型与昆仑山的荒凉孤寂显的格格不入。我拿起DVD,在昆仑山的映衬下给它拍了个特写。突然对它的遭遇产生了一丝怜悯同情,它一个人长眠于昆仑山的荒原,会想念家乡吗?如果我是驾驶越野车而来,我肯定要把它带走了。

.到达营地之后,我盘算着,估计明天就可以走出昆仑山的博卡雷克塔格山到达那棱格勒河河滩了,想想就兴奋。


.又被河流挡住了去路,穿过主河道来到中间的河滩。哇!五彩斑斓的河水!河底的青苔在阳光的照耀下,色彩斑斓,壮观极了!美丽的食物往往暗藏着危机,美丽的河水之下是光滑的地表和石头,很容易滑倒。
扫码下载
绿野APP
回到顶部